却疴

暴躁黑子,在线骂人。
mxtx及其相关一切黑;-)
我在光母坟头蹦迪。
提示你了再进来骂街就打爆你的狗头
辣鸡十八线写手,经常咕咕。
文笔爆炸,正在想办法提升。
接受批评,但是请注意我只接受有用的建议,指点江山不说重点还是算了吧。
需要催更,虽然估计没人催。
略忙,周末和假期更。
混的圈较杂,所以写文题材也不定。
有时候会强行喂屎请注意。

????低估了邪教的恶心程度,操你妈占着刀刀们的地方是想升天?提刀砍头预警嗷

浮生若梦:

咳咳重新发遍图啧啧

想了想

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不是抄袭来的作品红遍半边天
不是周围冷漠甚至掺杂恶意的眼神
不是为抄袭辩解的声音
不是抄袭成为热潮
而是屠龙的勇士最终变成恶龙
他多努力的抗争着
他终于杀死恶龙
恶龙倒下了,他胜利了
他看见恶龙身下的财宝无数
闪着闪着映入他的眼睛
他一步步踏上那金山银山
他的身上渐渐长满鳞片
成为新的恶龙
人类在他人的错误上总是如此高尚
比如墨香铜臭
她或许曾也是一个对各种丑恶深恶痛绝的人吧
直到她自己也成为了这种人
那这所有便不是错误
是一种高尚
神坛上发着神的光的高尚
由着信徒虔诚的吻着她的足
她自是无比干净的
她抬起抹着昂贵香膏的手
号令她亲爱的信徒们
去吧
为我所向披靡
为我拓土开疆
于是
她再不是一个将利刃指向恶龙的骑士
她成了被供在神坛上的另一只恶龙
“你可还记得你当年的模样?
你曾是干净的少年郎”
神坛的座下
有多少血肉白骨呢
是不是其中
也有一个
叫墨香铜臭?
那具尸骨上是她最初的模样
我仍悼念那些失去初心的少年郎
即使他们早已选择遗忘

何以锅 (何以歌填词) 送给墨香铜臭小姐

偷来的   带不走
骗来的   不长久
入坑前   退坑后
融梗借鉴   扒皮去肉
此身付潮汐    还以为世间无人提
你我书中客    谁才是窃来者
原作碰瓷狗    谁敢说起源不是我
而此刻      又何以为锅
说什么常在河边走   却为何两只鞋湿透
又污谁原创字字  皆是抄袭能忍否
是碎尸万段的仇恨    问原作欠你几栋楼
就用这无名一锅污个够
装睡的    总奔走
半醒的    沉默久
入坑前    退坑后
煤球洗白     总洗不透
以身葬原创   还想要原创静如狗
茫茫写作客   谁才是肮脏者
暗风卷残月  又一次将原创淹没
而此刻    又何以为锅
是呕心沥血的原创    在天涯何处可容身
听抄袭名利双收   籍籍无名孑一身
看窃者万人拥护    一边金银又赚几盆
就顶着无名一锅渡此生
逐利的   不停留
原创的   飘零久
世事艰难    不如饮酒
是笔耕不辍的偷人   脱坑回踩血口喷人
低声咒世间原创   所谓清白笑煞人
是蓬莱归去的故人   避不开谁咄咄逼人
终看清无辜之词藏刀刃
是同睡一床的友人     曾经挚友今难启唇
听谁讽虚情假意   倒打一耙只一瞬
是欺世盗名的谁人     可曾敢回首看旧人
就用这无名一锅甩给人

质量不高,啃着饼干放飞自我写的,见谅
词语用的也不准确,如果有更好的词语可以替换麻烦告知一下emmmmm
想唱出来讽刺臭臭 考虑了一下自己五音不全就算了
有兄弟愿意唱尽管唱(别自作多情了这么烂
好多重复段落意思是不同的,还有一些在拐弯抹角的骂人就不明指出来了,怂。
很喜欢一句话,忘了在哪里看过的,贴一下
“你说凿壁偷光可效仿,怎不提囊萤映雪之微芒,怕是这萤光可照你心脏”
啊对了是看 @沈一笑(努力填坑ing) 太太填了才心血来潮填的,在这里感谢太太。